代生孩子医院

[原创]没犯过错就是最大的过错 【猫眼看人】
来源:http://www.zjjtours.com  日期:2020-08-01


一、



参与政变的禁军接到了统一指令:韦太后及其死党,凡是高过马鞭的,格杀勿论。城门攻破后,皇宫里杀声四起,惨呼连连,宫人争相逃窜。



但是,当李隆基率军逼近时,上官婉儿却没有丝毫惊慌,她命宫人手执灯笼站成两排,出门迎接。



对她的镇定自若,李隆基颇感意外,他打量着这个女人,冷冷地说:“你为什么不逃呢?”



婉儿诧异地:“我为什么要逃呢?”



李隆基:“韦太后的诏书都由你捉笔,难道你不是她的同党?”



婉儿摇摇头:“我的诏书都是先皇在世时拟的,那时只有韦皇后,没有韦太后。”



李隆基:“先皇的遗诏,是太后授意你写的吧?”



婉儿郑重地:“发布的遗诏不是出自我手。我写的这份,太后没有采用。你可以看一下。”



李隆基接过诏书的底稿看了一遍,内容果然是阻止太后临朝、力挺李氏皇族的,不由得赞道:“有理有据,文采飞扬,不愧是当世第一才女。”



婉儿:“先皇准备封安乐公主为皇太女时,我拒不写诏,又辞官为尼,以死相谏,朝野有目共睹。”



李隆基:“这么说来,你与韦太后势不两立了?”



婉儿淡淡地:“你们今晚举事,太平公主事前通知过我。”



太平公主是李隆基的姑母,此次政变,就是二人共同发起的。



这时,有将士前来禀告:“韦太后和安乐公主均已伏诛,太后同党全部扑灭。”



李隆基点点头:做得很好!



他一指上官婉儿:这里还有一个太后同党,将她拉出去斩首。



二、



高宗李治立武则天为皇后时,诏书是由宰相上官仪起草的。



武则天是被太宗临幸过的才人。



李治与名份上的小妈私通,已经引起非议,现在要公开立为皇后,即便慑于皇权,朝臣不敢反对,可这封要载入史册的诏书,如何书写才能摆脱尴尬,不至于贻笑大方呢?



上官仪苦思良久,终于写道:太宗病重时,感李治榻前尽孝,仿照汉元帝把王政君赐给太子前例,遂将德才兼备的武则天,赐于高宗。



其实王政君在汉元帝的后宫里,只是一个普通的宫女,既没有实质性的交集,也没有名份上的纠葛。上官仪这么写,是在混淆是非。



但经过这一修饰,帝后的不伦之情,被巧妙地遮掩起来。领导交给的任务,算是圆满完成了。



可没过几年,高宗又召来了上官仪,命他写份诏书,废掉武则天的皇后之位。



上官仪搞不清二人闹了什么矛盾,听皇上发了一通劳骚,提笔写道:



“……皇后专横,海内失望,应废黜以顺人心……”



诏书未成,武则天闻讯起来,雌威大逞之下,高宗惊得面如土色,慌乱中将废后的责任推到了上官仪身上。这下宰相与皇后算是算是结下了深仇大恨。



没过多久,武后以谋反之罪,将上官仪连同他的儿子一并斩首。



临刑前,他对夫上留下遗言:“做皇上的喉舌,看似风光无限,其实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工种,再小心谨慎,也免不了当替罪羊。后世子孙但凡有口饭吃,千万不能干上这行。”



上官婉儿就是上官仪的女儿,父亲死时,她尚在襁褓之中。



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,若干年后,武则天登基称帝,婉儿被封为内舍人,成了女皇的亲信。朝廷的政令文告大都出自她手,世人称之为巾帼宰相。走上了与父亲相同的道路。



三、



父亲获罪遭诛后,婉儿和母亲一同没入宫掖为奴。她天性聪慧,在母亲的培养下,学到满腹文才,练出一笔好字。



一个特殊的机缘,婉儿得到武则天的赏识,命运随之发生转机。武则天免去了她的奴婢身份,留她在身边作文秘工作。当时高宗在位,为了方便出入,就给了她一个才人的名份。



按通常的理解,才人是等级较高的嫔妃,主要任务是侍寝皇上,为皇室传宗接代。可婉儿明白,在武则天的手下,做文案是她的本职工作。企图接近皇上,寻找到被临幸的机遇,就是在自取死路。



生存于帝后之间的夹缝中,婉儿拼命去做的就是低调,低调,再低调。引起高宗的关注,就会进退失据。引发武后的猜忌,就会万劫不复。



就这样战战兢兢、如履薄冰,熬到高宗驾崩后,本以为能放松一下,却没料到后面还有更严峻的考验。



一次,武后与男宠在床上交欢,婉儿在侧室伺候。内室的山呼海啸,听得她心际摇曳,情潮澎湃,以至于武后招唤她到床前时,她兀自面潮红晕,手足酸软,颇为失体。



武后大怒,喝道:“你这贱人,难道想打我男宠的主意?”



一把小刀掷出,正插入她的脑门。



经一再哀求,武后才免她一死。



经过这一劫难,婉儿彻底明白,在主子眼里,自己只能是个没有情感的机器,任何精神的骚动,都会导致生命的终结。要生存下去,只有消除掉本能的冲动。



从些她割舍情欲,修炼到心如止水、古井不波。



数年后,女皇退位,中宗复辟,婉儿的职位从高宗的才人,升级到了中宗的昭容。



这仍然是一个有名无实的虚职。武则天虽去,但取而代之的是更加骄横的韦皇后,昭容的职位,与皇帝私生活无涉,她的专职还是撰文写字、埋首文案。



四、



替帝王代言,是一个噬心的工作。今天某人得到上意眷顾,令他们发诏嘉奖时,需要无限的美誉。明天他失去欢心后,就要恶语相加,再踏上一只脚。



天威难测,皇上扔出的飞盘是杂乱无序的,御用文人的工作就是应合上意挥洒,以最快的速度,叼回每一只脱靶的盘子。



长时间的工作,婉儿修炼出了敏锐的政治嗅觉,凭着先天的本能,她几乎能预算到每一次局势演变,推测出每个人的政治生命的趋势。



在历史转变的节口,出现两难选择时,她就会以高超的手段,回避难以预期的伤害。



比如中宗被废时,婉儿就因病在家休养,诏书只能出自他人。



婉儿父亲的临终遗言,母亲经常提到。这更让她时时警醒自己:只有站好每次队,不出现丝毫漏洞,才能在波谲云诡的庙堂上保全性命。



这次中宗意外驾崩,韦太后想学武则天临朝称制。可婉儿写出的遗诏不合她的心意,当太后责令她更改时,婉儿又一次适时地病倒了。



政变发生后,婉儿拿出的诏书底稿,足以表明她的立场。但没想到,她遇到的是杀伐无情的李隆基,结果莫名其妙地送了性命。



李隆基平定局势,执掌大权后,太平公主出面为上官婉儿申诉冤情。



他当即表示后悔:“慌乱之中,是我杀错了人。可惜了一代才女。”



李隆基厚葬了上官婉儿,还收集她的文稿,为她出版文集。



仅过了两年,李隆基以谋反罪名,逼迫太平公主自杀后,再下令将上官婉儿的墓室捣毁,砸开棺木,尸体弃之荒野。



旁边的幕僚大为不解:“婉儿在宫中做事,口碑很好,从没什么过失。你怎么对她这么严苛?”



李隆基冷冷地:“她为天子代言这么多年,没犯过错就是最大的过错。这么机警善变的女人,留下来,谁也驾驶不了。我大唐被女主干政的事发生了好几次,难道还要它再次出现吗?”

标签: